萬年石鎮古街徽派民居“樓上廳”極具特色

發布者:hqw 發布時間:2014-02-10 09:31:51字體大小:【
標簽:
    江南是水的故鄉。在我省,許多古鎮古街都是臨河而建,依水路交通優勢繁華一時。江西萬年的石鎮古街同樣如此,它沿樂安河而建,依靠碼頭的集散功能,一度熱鬧非凡。如今,古街兩側仍然保存著大量徽派民居,且不少民居還依然保留著“樓上廳”格局,極具江南特色。
 

 

緊靠江河碼頭 素有“小上海”之稱

  萬年的石鎮古街一直以來享有盛名,這與其所處的地理環境有著密切聯系。在古代,水路是最主要的交通方式,許多重要集鎮均建在緊靠河流的地方。石鎮古街曾經的繁華也正是基于水路交通的優勢。

  據石鎮鎮長方秋介紹,石鎮古街沿樂安河而建,延伸至河邊的石鎮碼頭是古時重要的交通集散地。石鎮碼頭歷史悠久,作為古時的水上交通樞紐。許多客商的貨物在碼頭裝卸,從而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,因此素有樂安河上“小上海”之稱。

  古街在清代發展為小集市,商業活動漸為繁榮,并逐漸形成了趕圩習俗。民國初年,古街進入了鼎盛時期,街道旁除了民居外,還有百貨、魚貨、中藥、釀酒、屠宰、理發等大小商鋪數十家。

  據萬年縣旅游局局長楊碧霞介紹,石鎮古街發展最繁華的時期是遠近聞名的人流、物流集散地。鼎盛時期,街尾碼頭附近水面上停泊著數十艘木帆船,沿河“一”字排開。

 由青石板鋪就 通過近十條巷道與外界連通

  石鎮古街全長500余米,全由青石板鋪就而成,色調一致,質地如硯之細膩,因而在民國年間被稱為石頭街。街面石板為長條形,形狀規整,錯行排列如砌磚之狀。里弄小巷,青石路蜿蜒伸展,四通八達。古巷深深,踏于其上有古箏彈奏之音,回聲久久充盈不絕。

  據方秋介紹,街面的青石板屬沉積水成巖,富含氧化硅,質地密實、厚重。數百年來,它們承載著一代又一代石鎮人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的勤勞腳步。

  如今,街面除大部分青石板外,間或可見混凝土、鵝卵石和灰磚。青石板古樸斑駁,或青、或灰、或赭、或藍、或白、或橙,規規正正、猶如一幅石織的波斯地毯,平平展展地鋪在路面上,隆重地迎接著遠道而來的貴賓。

  方秋告訴記者,古街上有近十條小巷與外界連通,有寬有窄。有些巷道只能容一人通行。


  古街的建筑極具個性,建筑品類齊全,民居、店鋪、作坊保存完好,尤以徽派民居較多。青石板的路面與徽派民居的老式木門、花格窗戶及店鋪相映成趣,盡顯古香古色,為古街平添了幾分深沉和幽靜。錯落有致的木閣樓、高大的木門檻、沉重的木門、幽深的窄巷以及風火山墻、雕花門窗等,都具有濃厚的江南風味。

 

徽派民居排列左右 墻體石灰面刻畫巧致圖紋

  行于古街中,大量徽派民宅排列左右。青磚黛瓦寫盡歲月的滄桑,南方濕潤的氣候使青苔叢生于墻隙之中,也有蕨草頑強地挺立于墻瓦泥土填充的銜接處,不斷詮釋著古舊新生。

  “有些墻體外粉飾著白色的石灰,因年代久遠已是斑斑駁駁,但仔細辨看,其并非簡單的石灰平抹,而是有精美的圖案布列其上。”方秋說,能在墻體的石灰面刻畫出如此巧致的圖紋,足見當時工匠的技藝之精湛。

  據了解,古街上的徽派民居是中國古代一種比較成熟的建筑風格。早期徽派建筑是古越人的聚居處所,其居住形式為適應山區生活的“干欄式”建筑,也就是二層比一層高且寬敞的“樓上廳”格局,二層為人們日常活動休憩之處。清代,徽派民居有了很大變化,一層和二層的高度比由明代的1:2變為2:1。雖然高度比例改變了,但仍然保留著樓上有廳的特色,只不過“樓上廳”的空間變小了,僅為屋主休憩所用。

  這種特征在石鎮古街左右兩邊的徽派民居中也得到了體現,古街上大部分民居都保留著這種格局。

 

  “小天井”獨具特色 為居民生活帶來諸多便利

  稍加留意,就會發現古街民居天井的尺寸比其他流派建筑中的天井要小很多。這種“小天井”別具風格,仿佛把人帶回了一百多年前的時空。

  楊碧霞介紹說,徽派建筑的天井尺寸普遍較小,即便是老街上的大戶人家,也很少見三開間、五開間的大天井,普通的徽派民居一般配備的是5米長、3米寬的天井。

  高墻配大院是常理,但大院中配置小天井卻別有一番韻味。石鎮老街上的建筑偏愛小天井,尤其是高墻大宅,小天井四周屋頂向內傾斜,顯示了雨水不流外人田的智慧。

  這種小而潮濕的天井,為當地人的生活帶來了許多便利。在炎熱的夏日,高墻遮住了直射的陽光,還順便把熱浪擋在了墻外;墻高井窄,能夠形成由里往外拔的自然吸力,加速屋內空氣向外對流,有如天然空調,供人享受穿堂風的涼爽。

  方秋說,有心的主人或種花于天井下的平臺上,或植花果于天井下的大缸中,令人賞心悅目。繞過天井步入大堂,宅內皆為木質構造,榫卯相連,銜接緊湊,是典型的徽派民居風格。環顧四周,木雕琳瑯滿目,花鳥獸蟲惟妙惟肖,人物故事流暢生動,充分體現了古代工匠的聰明才智與心靈手巧。地面由石磚鋪就,平整而天然,更接地氣。